I See You:關於Android手機的碎片化與場域連結分析

撰文/RainReader
2013/08/05發表,已被閱讀10,825次

當觀察家試圖分析現今iOS和Android的兩大主要智慧手機陣營時,一個廣被接受的公論是:相較於iOS的單一廠商與封閉性,Android陣營則呈現了明顯的碎片化與零散化。除了手機硬體規格的百家爭鳴外,各種非手機的硬體裝置,例如遊樂器、手錶或是簡易USB電腦更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再加上「Jelly Bean」、「Ice Cream Sandwich」與「Gingerbread」等多樣韌體版本同時存在,這使得開發商掛萬漏一,很難照顧到所有的Android手機,進而無法提供消費者最契合與完整的使用感受。

現行Android裝置分布情勢

Open Signal 在不久前以色彩方塊圖示了當今Android陣營的佔有率和碎片化情形,並提出了分析報告,本文便以此資料來討論Android設備的碎片化與全球在地化的連結可能性,首先請參考下圖。

2012年7月Android設備的分布圖,可以看得出來,Samsung的Galaxy S2獲得了最大色塊,其他如HTC的Sensation、Desire HD則跟隨在後。
2013年7月Android設備的分布圖。Samsung Galaxy S3和S2強奪了最大區塊,幾個比較顯著機種包含S4、Note,幾乎都是Samsung的天下。
Android廠商生產的裝置數量分布圖。生產最多安卓設備的廠商是Samsung,其次的ALPS(Alps Electric)大概就很少人聽過了,另外依序是華為、SEMC(索尼愛立信)等。
Android廠商的世佔比率,對照上一張,可以看出Samsung佔有Android市場全體近半數47.5%的份額,最大的那一塊就是Galaxy S3。

綜觀全圖,我們可以清楚地注意到嚴重的碎片化情形。從2012到2013,Samsung Galaxy系列手機的市佔率或是銷售數字都拔得頭籌,成為無數碎片中最方整的圖形,頗有「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味道。在另外一張市場份額表上,Samsung更是強取整體Android市場的半壁江山(47.5%)。但Samsung也面對了強勁的挑戰,這個對手主要並非來自於對手iOS,而是Android內部的無數「碎片」。

廣  告

低價Android裝置成長,Android碎片化愈趨嚴重

2013年全球智慧手機的顯著特徵就是以中國為首的大量人口新興市場快速崛起,以低價、中下等級規格的智慧手機快速流通,這一結果使得碎片化更加嚴重(坦白說,我們對於非洲許多國家的智慧手機可能根本陌生,隨便列舉如安哥拉、莫三比克等非洲國家都有數家本國的Android手機製造商);但碎片化的同時亦產生了數顆新星,尤其是中國的華為、中興與小米科技等。前兩家依靠中國的龐大內需,已經成為全球排名前5的手機製造商,小米手機也都銷進臺灣了。

報告書指出,2013年雖然僅過了一半,但是Android設備「碎片化」的情況已經比去年整年加速了三倍以上。一個更驚人的數字是Open Signal指出他們在今年上半年就收集到了11,868種搭載Android韌體的智慧設備,而在2012整年,僅有3,997種,這不僅說明2013年確實可謂是智慧裝置猛起飛的年代,超過一萬種以上的設備更讓人驚訝。

Samsung、HTC、Sony、Apple……,或許你號稱手機達人,但把所有認識的安卓設備全部加起來不知道有沒有1,000種?但這個世界上卻有超過10,000種以上我們陌生的智慧設備正在被使用,而且以每月數十款新設備的速度增長中。或者應該這樣說:我們熟悉談論的熱門旗艦機,不過是一座正在日日不斷增高的金字塔的最頂端。

iOS和Android設備的作業系統版本比較圖。iOS的使用者有95%都已經使用iOS6了,但是Android還有4成以上的使用者仍在使用2.X的作業系統版本。

針對Android陣營碎片化的徵兆,報告認為此乃不可避免的現象,但Google不太可能回頭採取封鎖廠商使用系統策略;因為大家都知道,Android半壁江山,或者更精確地說,未來的江山,靠的是那些中國、非洲、南美洲那些使用免費Android公版的地方手機製造商們和消費者們。

Android場域連結分析

為何Apple的「低價iPhone」謠言會山雨欲來滿天飛風不止?目標客群也在這一塊。Apple既然不可能開放iOS來破壞自身堅持的典範規則,那就只好放棄賈伯斯一貫強調的品味與堅持。日前剛亮相的「紅米手機」,更訴說了一個不可忽視的事實:在中國有61%的人使用1,000元人民幣以下的中低階手機,而中國市場消費者的61%是多少人?簡單的算數都知道這是多龐大的市場。

在這裡,似乎看到了某種「全球化」和「在地化」在理應衝突的場域中進行密切地交織融合。作為全球化象徵的Google透過Android這個「科技數位系統」(在這裡,它幾乎擬人化可被指稱為一種跨國界、人種膚色、宗教社會的共同結晶),而各地的在地化廠商則使用這個無垢的靈魂,附身形體加諸在自家製造的外在機器軀殼之上,或許也會針對這個靈魂進行一些調整修改來適應在地化的消費者(例如小米手機的MIUI、非洲剛果VMK設計的Elikia)。

然而這個調整的過程(以Android系統為底本而重新設計的自家UI),卻又巧妙、不知不覺地試圖去契合了全球化的腳步與規範;因為所謂的智慧手機,打電話不過是次要的功能,最重要在於透過網路連結全世界。或者,我們可以稍微改一下某廣告詞:「你的手指,可以環繞世界,I SEE YOU」

Android(上)和iOS(下)設備的螢幕解析度比較。

結語

這樣,我們又再一次看到了全球化和在地化的連結。既然Google不太可能回頭採取封閉授權政策,但完全放任碎片化也絕非長久之計,那Google該如何面對這個挑戰?過去論者認為Google買下Motorola便是打算模仿蘋果,身兼軟硬體和行銷的一條龍政策,逐漸讓Android封閉化,不過看起來Moto貌似阿斗難扶。

局面前推、大勢難定,Google可能會採取針對數家品牌提供較為高效率與快速的專屬服務,或是在某一個大型系統階段版本(Android 5.0/6.0?)做出顯著的區分,透過功能與服務劃分差異,或是針對某些規格(例如螢幕解析度等)訂出數套強制的規範等等都有可能。

Android碎片化的問題隨著帝國的龐大,必然成為統治和管理的一大問題。見諸歷史,古往今來的龐大帝國,衰亡之理也多從此出。另外一個值得觀察的是,智慧裝置的波峰頂點在哪?何時將走向下坡?我們 期待/預想全球70億人口的多少百分比都使用智慧裝置?